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仰天湖小学 刘菲菲

仰天放歌

 
 
 

日志

 
 

你有批评精神吗?  

2010-05-05 14:46:00|  分类: 五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做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梦,梦见自己非常勇敢的冲进一个领导办公室,然后指着他的鼻子把他臭骂了一顿,有理有据,声嘶力竭!

        哈哈,想起这个梦都解气!长到这么大,我从未和人高腔开叫,甚至还没有正儿八经和什么人吵过架,更别说敢于骂领导啊。也许,是委屈太久,压抑太久,愤怒太久。

       不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知道昨天做梦那么心安理得去骂人是有原因的。源于昨天早晨听到一则新闻。耶鲁大学校长说中国大学要进入世界一流,还要二十年之后,究其原因,主要是中国的大学生缺乏批评精神,几乎不在老师面前发表不同意见,而学术有时候就是需要质疑,需要争论,需要批评。这话有人也许认为是厥词,可我听了,觉得非常有道理啊!岂止是大学啊,放眼社会,官本位的中国,哪里不是卑躬屈膝,一片颂歌,一片附和,有几个人敢于站出来说个“不”字?!

       我非常喜欢浏览韩寒的博客,他是八零后,他的博客浏览量位居全国首位。虽然不说他的观点全部正确,但是,至少他保持了一份男子汉的血性,一份难得的真实,一份可贵的不媚俗,最令人佩服的是他能洞悉社会,比较邪恶与善良,敢于讽刺与批评。让更多的民众保持清醒的意识。我放眼望去,有的人活着,但是他正在沉睡中;有的人清醒,只能生活在噩梦里,这何尝不是生活的悲哀?

       昨天,几个记者来暗访,质问学校为何还没有配备保安?接受采访的主任非常谨慎的说,还在联系,暂时没有到位。晚上的新闻里,就作为负面新闻报道出来。记者也许不知道,中央一声喊学校要配保安,可是下面没有一个人拍胸脯,为学校配备保安买单。也许最后就变成教师轮流值守,教师变成兼职保安!为了花朵一般娇嫩的孩子,我们做教师的,愿意更多的付出。可是,在社会积怨冻结成冰,无以化解的时候,教师的肉身何以护卫我们的花朵?

      袁部长也许此刻正在各地巡查,他所到之处的学校肯定是有保安的。我们的领导实施“校园安全日报制”汇报材料里,各校一定也有了文字“保安”。回过头来问一句,难道你敢批评领导?还不给我们学校配保安?!

     在我们的信仰生活中,错误的东西,是随时存在的。也可以说,凡是一堆人聚在一起的地方,错误就随时存在。我记得甲流肆虐的时候,我们用红外线测温仪每天给孩子们晨检,测量体温,每天闪烁八九百次,天天如此,那测温仪很快就瘫痪了。再买几个要花大几千,上了一千要政府采购,走正规审批采购程序下来,要三四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到位。于是,我们每天依然测温,只是拿着那东西一闪,什么刻度也没有,孩子们呢,依然排着队,乖乖的一个个接受检测。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自欺欺人,我批评,我想叫停,可是有人说:“做样子给家长看,让家长放心。”幸亏,甲流渐渐溃退,我改成目测脸颊是否发红,询问孩子是否发烧,用这样的方式终止了“作假”。

        我越来越意识到陶行知先生的伟大,他那句“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是多么高尚的境界。曾有人问我:“你追求真理吗?”我说“当然!”,他接着问:“那你说说真理是什么?”是啊?真理到底是什么?我们所信仰的,我们所追求的,是真理吗?事实上,我们在追求真理过程中,很多时候,如瞎子摸象。这也提醒我们,批评,有多么需要和必要。它象一把锤子,敲开包裹着真理外衣的错误,让我们深思明辩,把真理凸显出来。人与人之间的民主,我认为是绝对需要的。我们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在我们国家,有多少决策都是不允许不同声音的出现,而造成巨大损失和无法挽回的局面,毋庸置疑,我们这个时代缺失的,正是一种批评意识和批评精神。

        大千世界,是是非非,有违真理的时候,你有批评精神吗?

 

 

顺便链接我写完这篇博文之后在华声论坛读到的一篇文章:

                                   

             “一流大学”是个定期发作的春梦

                                                              forball2000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

  核心提示:中国高校距离世界一流大学到底还有多大的差距?于南京举行的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上,耶鲁、牛津、剑桥、斯坦福这些国外顶尖大学校长为中国高校“把脉”。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汉尼斯提出中国要建成世界一流大学最快还要20年。(5月3日《扬子晚报》)

  又是“一流大学”。从去年杨振宁提出“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差距很远”到北大原校长许智宏不久前提出的“中国目前没有世界一流大学”,再到“钱学森之问”,再到长久以来围绕中国高校的种种质疑、争议与建议,忽然间,“一流大学”已成为中国高校身上定期发作的撩拨春梦。

  本来我们是有几个多年以来定期发作的春梦的。比如“世界杯”,比如“诺贝尔”。这些春梦的特点就是将这些本来属于由一层层踏踏实实的台阶托举起来的明珠过多赋予了除却体育与学术之外的因素,总觉得这些春梦不变真,就不足以显现我们这个曾经饱受欺凌的民族之复兴的程度,不足以表现我们的伟大与光荣。这本也没有大错,但错就错在我们一边放大了这颗明珠的外延,一边又忽视了托举起这颗明珠的层层台阶,总想着一夜之间在我们身边就会出现一座空中楼阁,这颗明珠会稳稳地被我们攥在手里。可现实是:这可能吗?

  所以,“一流大学”这场春梦撩拨的,仍旧是浮躁与急功近利心理操纵下的实用主义、功利主义。与“世界杯”、“诺贝尔”这些“大号春梦”比起来,它无非是换了容量的“小号春梦”。

  我们的大学一边花费巨资盖大楼、修大门,一边又饱受“衙门化”与铜臭气的诟病,一边是围绕“评估”等行为不断曝出“冷笑话”,一边是接连不断的“抄袭”与“潜规则”……关于高校的种种问题,关于学术的种种弊端已不是什么新闻与秘密。而在这些充斥着官僚思维、金钱主义、实用思想的土壤里,又如何成长出“一流大学”所需要的学术营养?

  康德说:“大学是学术共同体,它的品格是独立追求真理和学术自由”;德国女哲学家汉娜?阿伦特说:“当大学决心于经常为国家、社会利益集团服务的方针的时候,马上就背叛了学术工作和科学本身。大学如果确定了这样的目标,无疑等同于自杀”;梅贻琦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我们也许更应重温一下斯坦福大学的校训,看看对于我们有无帮助,这句校训就是――“愿学术自由之风劲吹”。

  怀揣梦想上路与定期发作春梦还是有所区别的。想建“一流大学”,不妨多思考一下斯坦福的校训,不妨从那30年的尊重、坚守、温暖中体会到一种力量,不妨从不抄别人的论文、不弄虚作假开始做起。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