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仰天湖小学 刘菲菲

仰天放歌

 
 
 

日志

 
 

《何谓文化》读书心得与摘录(一)  

2013-01-19 20:41:36|  分类: 且行且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天心图书馆借了两本书,交了上次借书超时的一元钱罚金,管理员刘姐特别热心的为了延迟了15天,告诉我二月底之前还书就行,真是个体贴的好心人啊!
       今天开始读余秋雨的《何谓文化》。因为之前在明德中学听过余秋雨的一场报告,又喜欢他写的那本《从台大到北大,四十七堂中华文化课》,所以读他的书,格外有一种亲切感,似乎有一种可交流通道,更容易形成一种共识。
     虽然还只读了第一章,但是余先生的行文就已经很让我喜欢了。
     对于文化的问题,他用最诚恳、最隆重的方式试着回答:
      回答分为以下四个部分:学理的回答、生命的回答、大地的回答、古典的回答。
      何谓文化?
     余先生给出了一个最简短的定义:
      文化,是一种包含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生态共同体。它通过积累和引导,创建集体人格。
      他认为文化的最终目标是在人间普及爱和善良。是啊,当下的国人,远离了战争和苦难,也没有了革命运动风潮,是否就真的更容易人人拥有了文化呢?
       事实并非如此,许多人,表面上是知识分子,也以有文化的人自居,可是,一开口就让人不寒而栗。不久之前,一朋友和我说起听到别人的扬言:“谁要非难他,他就要搞死别人的孩子……”其实,这样的话,我也听过来着,但是当时是麻木的,没有批判思维的,现在对照余先生定义的“文化”这个概念,我才忽然明白,这人的文化素养还有极大的欠缺,语言是思维的外壳,但凡说得出这样的话,心底还是留存着那份深深的“恶”。雨果说过,善良是精神世界的太阳。我希望自己的心底永远有一轮不落的太阳。
      随后,余先生还谈到了中国文化的特性。我觉得他对中国文化的三个特性概括很到位,摘录如下:
     其一,在社会模式上,建立了礼仪之道;
     其二,在人格模式上,建立了君子之道;
     其三,在行为模式上,建立了中庸之道。
        对照自己的行为模式,我的确觉得自己蛮中庸的,喜欢老子的那一套无为而治的理论,也向往庄子的逍遥游。遇事,我喜欢复杂东西简单化,然而,现实的世界里,就有好多喜欢把简单事情复杂化的人,还纠结反复乐此不疲,浪费别人的时间。其实,凡是都没有绝对的对错,也没有绝对的好坏。正如今早沐霖和我聊天里说起的,人,之所以没有立场,不停地变来变去,都是因为自己没有立场,所以只能人云亦云。于是她的QQ签名改为了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莫过于在多变的世界里维持不变的关系。”
       许多的时候,我很无奈自己被君子之道所困,想说的不敢说,只能遵守社会潜规则,在一个集体失语的时代里,把自身的人格也建立在一个逼仄的空间里,所以,常常会鄙视自己的懦弱和无能,丧失了知识分子该有的批判意识和批评能力。
        余先生指出了中国文化的弊病:第一个弱项是疏于公共空间;第二个弱项是实证意识;第三个弱项是疏于法制观念。公共空间是最大的文化作品,同时又是最大的文化课堂,在学校教育里,我感觉大家都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看到这里,忽然很想写一篇关于学校公共空间存在的弊病和对策的论文,因为,这个文化弱项被我们忽视得太久太久,学生的集体人格和审美习惯,都在这里培养。
    当然,在余先生谈到的近三十年的进步一节中,我和他一样欣喜地感觉到了“民生文化、多元文化、生命文化”的实质进步。
    余先生谈何谓文化是他在接受澳科大荣誉博士称号后的学术演讲,在最后,他改变气氛,提振情绪,对澳科大的同学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语,作为演讲的了结:
     中国文化的前途取决于像你们这样年轻的创造者。既然一切文化都沉淀为人格,那么,你们的品行、等级、力量、眼界、气度、心态,就是中国的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25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