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仰天湖小学 刘菲菲

仰天放歌

 
 
 

日志

 
 

中学教育的真谛  

2013-04-23 08:4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理群


  2004年年我在附中教师会上作了一次演讲——《我的教师梦》,讲我对“教师”工作的意义与价值的理解。我说:“作为一名教师,我们所追求的,而且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成为我们的学生在青少年时代美好记忆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尽管他们以后在现实生活的影响下,会走上不同的道路,即使走向歧途,青少年时代的美好、神圣的回忆却是无法抹掉的。或许在某一时刻,由于某一机缘,在他们的心上会掠过我们的身影,想起我们有意无意地说过的某一句话,那都会给他们的心灵带来片刻的温馨。这正是对我们今天的劳动的一个回报。即使学生把我们忘却了,我们仍会感到满足,因为我们毕竟曾经试图引导学生创造善良、美好的童年、青少年,使他们有过一个做梦的年代。一个人有过、还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美好经历与记忆,是大不一样的。我们的意义与价值,正在于以自己的存在,向学生们证明,尽管不合时宜,人还是可以以那样一种方式生活的。”
  后来,有些老师要我题词,我也总是写这样一句话——“教师工作的意义与价值,就在于成为学生青少年记忆中美好而神圣的瞬间。”
  而现在,刚编完的这本书,恰好是50年后学生对老师的回忆。经过半个世纪的时间的淘洗,许多的往事都已经忘却,但有些东西,有些瞬间,却一直留在学生心中,成为“永恒的记忆”。
  那么,留下的、在学生的生命中永远抹不去的是什么呢?这是一个饶有趣味的问题,或许我们正可从这里切入,重新理解教师的意义,教育的真谛。
                                                                 
                                                                   美的身影
  几乎每一名同学在回忆陶强老师时,都谈到她的美丽,在学生的眼里、心中,她永远是美的化身,而且有这样的祝词:“愿您的端庄华贵永留人间。”这是刚刚离世的世纪文学老人,也是我们的老学长巴金的名言:“青春是美丽的。”中学正是人的青春年代,对美的敏感与想象,是中学生最基本的感官与心灵、生理与心理的特点,美是青春期生命的内在需要。中学老师的第一职责,就是充当美的使者与播种者。
  首先是仪表的美。在学生的印象里,陶强老师在任何时候都是整洁、端庄、得体的。这看似无意却是有意:一个真正懂得教育的老师,一定会时刻注意自己在学生中的形象,一定要把自己最亮丽的那一面呈现在学生面前,而绝不允许蓬头垢面、衣冠不整地出现在课堂上:任何丑的暴露,都是反教育的。
  但这绝不是花枝招展、追逐时髦:美也是有品位的。学生用“端庄华贵”来概括陶强老师之美,是大有道理的。这是真正的教师之美。“端庄”透露出为人的端正、庄严与大气,“华贵”显现的是华丽的风采与高贵的气质。教育绝对要求“大”与“正”,教育具有先天的超越性,它是“高贵”的事业。气度狭窄,蝇营狗苟,斜门歪道,短见浅识,花哨浮躁,都是反教育的。
  因此,美更是内在的气质之美与心灵之美。学生赞扬陶强老师是“集真、善、美于一身的完美女性”,是对教师,特别是对女教师的最高赞誉,同时树立了一名“真正的教师”的标尺。
  但“美”在中国教育中却常常缺失。在陶强老师的时代,“美”成了资产阶级的专利品,甚至被宣布为“罪恶”。陶强老师就因为她的不合时宜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其中就包括了自己的学生对美的践踏。但陶强老师却依然以自己的存在,向她的学生证明美的魅力。我们这些学生之所以能够在丑恶极度泛滥的年代坚持对美的信念与追求,实仰赖于陶强为代表的附中老师当年播下的美的种子。因此,当今天的中国教育以一种新的形式来贬抑、歪曲、糟蹋美,甚至到了“美丑不分,以丑为美”的地步,我们这批老学生来重塑陶强老师美的形象,正是要重新呼唤美的教育,并借此证明美的不朽。
                                                          
                                                                   爱的感动
  每一名学生都念念不忘陶强老师对我们的爱。“亦师亦母”是陶强老师在我们心目中的永恒形象。
  这形象,颇耐寻味。
  首先要问:教师对学生的爱成为一种母爱的延伸,其意义何在?关于父母对子女的爱,鲁迅有一个经典的论断。他说,这是一种“天性的爱”,是“离绝了交换关系利害关系的爱”。因此,他期待“觉醒的人,此后应将这天性的爱,更加扩张,更加醇化”(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显然,陶强老师的“亦师亦母”就是鲁迅所期待的天性的爱的扩张与醇化。以父母对子女的爱来对待学生,这就意味着师生关系“离绝了交换关系利害关系”,而完全出于人的天性。
  只要看一看当下中国教育中师生关系一定程度上沦落为绝对的交换关系与利害关系的现状,就可以懂得陶强老师的“亦师亦母”形象的意义。
  面对越演越烈的教育功利化趋势,我们要大声呼吁:请回复人的天性,请回复教育的本性。
  当然,师生之爱,并不是父子、母女之爱的简单复制;“亦师亦母(父)”的双重身份,在教育上是能够发挥其特殊作用的。一般说来,父子、母女之爱既出于本能就偏于非理性,而师生关系却有更多的理性。青少年到了一定阶段,一般是在高中,常常会出于“告别童年,脱离父母”的本能而导致与父母的不同程度的疏远以至逆反,在这种情况下,“亦师亦母(父)”的老师往往就能够成为学生最信任的成年人,在他们的成长中起到父母所难以发挥的作用。我们在回顾自己一生的成长道路时,特别怀念高中阶段的老师,就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
  教师的职责不仅是满足学生“被无条件的爱”的感性需求。而且要用理性的力量引导学生“爱别人”、“创造爱”。从而获得“成熟的爱”。这是引导学生生命从幼稚阶段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方面——我理解,这正是陶强老师“亦师亦母”的意义的另一个侧面,也是不可忽视的。而且在“溺爱”成为当今家庭教育中的一个值得忧虑的现象、导致青少年“自我中心主义”泛滥的情况下,这样的理性的成熟的爱的教育,就显得特别重要。
  在阅读追忆陶强老师的文章时,有一个现象引起了我的深思:无论是当年学习、生活中遇到困难的同学,当年的数学“尖子”,还是数学成绩一般的同学,都毫无例外地谈到陶老师对他们的爱。
  当学生由于种种原因,或学习遇到困难,或家庭生活拮据,或政治上受到歧视——处于弱势,总能够及时地得到陶强老师的特殊关爱和帮助。陶强老师拥有对弱者的特别关爱,教育、社会平等的观念,以及背后博大的悲悯情怀。因此,陶强老师对“中用的孩子”的特别关爱也是自然的。这又使我想起了鲁迅说的“生物学真理”:生命“必需继续”,因此要“发展”,希望“后起的生命,总比以前的更有意义,更近完全,因此也更有价值;前者的生命,应该牺牲于他”(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陶强老师对具有数学天分的学生的精心培育,其眼光并不限于自己的事业的继承,也不限于数学学科的发展,而且是深知数学的基础作用,是自觉地为国家的科学发展培育、输送人才的。这些曾受到她特别关照的同学,以后大都成了中国尖端科学事业的骨干、杰出的科学家,这都证明了陶强老师的远见,可以说她的生命在学生的事业中得到了延伸。
  让我特别感动的是在有关回忆文章中提到的两件事:一是她为了辅导这些学生自学高等数学,自己先要做题,常常忙到深夜;一是每当学生提出了与她设想不同的解题方法,她总是由衷高兴,鼓励有加。我从中感到的是教育民主的思想与教学相长的境界。教育绝不是教师对学生的单向给予,教师的工作也不只是“照亮学生”,在和充满创造活力的青年学生的共处中,教师也在不断地学习,使自己的生命在教学过程中得到升华。陶强老师是深知这教育的真正乐趣的。在我看来,这正是她如此痴迷于教师工作的内在原因。
  对于数学成绩平平的学生,陶强老师也许没有对前面两类学生那样给予特别关照,但也没有忘记通过一个眼神、一回交谈、一次作业批改、一个高分施予同样的爱。这些学习并不困难、也不见出色的学生,本是最容易被忽视的;但真懂教育的教师却知道,某个学生一时看去平平,并不等于他终身平平,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可能性,或实现可能性的时机未到,这就需要耐心地等待。在这个时候,哪怕是给予瞬间关照与鼓励,都可能对他以后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一位同学就是因为得到了这样的关照而说,“陶老师鼓舞我一路前行”。这是非常感人的,这背后的教育理念“着眼于学生生命的长远发展”以及“让每一个人都得到光亮”是能够给我们许多启示的。
                                                        
                                                                     仰望星空
    在很多同学的回忆中,都津津乐道于陶强老师在张钰哲先生的支持下带着大家到紫金山天文台参观的情景。那真是一个瞬间的永恒:站在紫金山顶,“抬头望,天上满是星斗;低头看,山下万家灯火”;走进观测室,坐在巨型天文望远镜前,仰望星空,“顿时觉得天空离自己近了”,又恍然醒悟到“世界之大,宇宙之无限”!(参看宗福中《眷恋名师陶强》,刘锡三《掏出心来育英才》)
   由此产生的,是一个瞬间震撼: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扩大到了无限的空间,自己的眼界提升到了无限的高度;又仿佛一个自己所不知道的神秘世界突然展现在面前,激发起无穷的想象,无以遏制的创造冲动……
  于是,我们对习以为常的中学时代的学习生活有了全新的感悟与体验:“那时候,每一堂课都是一次精神的探险,都会发现新大陆,我们总是怀着极强的期待感,以至某种神秘感,走进课堂,渴望着在老师的指导下闯入一个又一个科学的迷宫,解开一个又一个的宇宙的奥妙……”
  以后的人生路上,我们不断地回想、回味这瞬间永恒,认识也逐渐深化,思考着“作为‘人’的我与周围的世界(人的世界,自然、宇宙世界,已经成为历史的世界,现实的世界,以及未来的世界)的认知关系”;“世界是无限丰富的,我作为一个生命个体,已经掌握的世界知识(它构成了我的已知世界)是有限的,还有无数的未知世界有待我去认识,而我的认识世界的能力既是有限的,又是无限的。这样,就产生了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不可小看这一点,只有有了期待与好奇,才会产生学习、探索的热情与冲动。这正是一切创造性的学习、研究与劳动的原动力”。
  可以说,正是附中的教育营造了我们的精神“星空”,使我们产生了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与期待,给我们以源源无尽的探索热情与自由创造力:我们以后在学习、研究、工作中所取得的一切成绩,全仰赖附中教师给我们垫下的这样的精神的“底子”。 
  这就是我们这些附中的老学生,在50年后的回顾里,终于领悟到的中学老师的价值,中学教育的真谛:在青少年的心灵上,播下“美”的种子,给予“爱”的抚育,营造“精神的星空”。为此,我们对中学老师永远心存感激,我们要向恩师们鞠躬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